叫狐狸的少年

【赤黄】雪莱将军

  注:『雪莱将军』(树)纯属杜撰,请勿深究,设定有参考“雪曼将军树”。 开放式结局,注目! 首发:贴吧,旧文

  【赤黄】雪莱将军(改)
    1
    在世界的尽头,有一棵树,树的枝叶遮天蔽日,葱葱郁郁如一个梦。
    这是世界上最大的树,树的名字叫雪莱将军。
    每个人都想成为雪莱将军。
   
    2.
    黄濑望着赤司,琥珀色的眼泛着莹莹的光,表情很淡,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,语气没什么起伏,“曾经我以为只要我持之以恒地付出、等待,就能得到我想要的,后来我才明白,这世上总有你得不到的东西。像是小时候心心念念的玩具,你趴在商场的橱柜上痴痴地望,向父母又哭又闹地要,心里渴望得不得了。后来长大了,才发现,玩具还是放在橱柜里的好,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,让你一直一直地想,念念不忘。得到了,反而会兴致缺缺,像是打破心目中被美化了的念想,觉得也不过如此,徒增失望。”
    他说着,把目光移向了别处,随手摘了片身边的叶子低头把玩。墨绿的叶子坚韧,边缘线条干净利落,带着点倔强的硬,缠绕在白皙而修长的指尖,颜色分明。
    赤司没说什么,望着他,听着他淡淡地陈述着,仿佛真的只是心血来潮发出感叹,只觉得心里凉凉的,伴着点绵绵密密的疼痛。
    所以,你是放下了吗……
    他张嘴欲说什么,却又说不出口,喉咙里似乎卡着根小小的鱼刺,痒痒的,有点疼。不尖锐,只是卡在那里,不上不下的,膈应得难受。
    这种感觉,很多年没有了,上次体会,还是在那个雨夜。
    讽刺的是,不同的场景,同一个人。
    他叹了口气。
   
    3.
    思绪飘飞,恍然间回到了那个淅淅沥沥的雨夜。
    青年颀长的身影在雨幕里显得有些孤单,被隐约而起的雾气氤氲成一片,轮廓有一种模糊的触感。逐渐接近的时候,带来一阵微湿的风,扑在脸上像是轻叹。
    灯火朦胧,恍惚如梦。青年的嗓音在风里隐隐绰绰,略微沙哑,如磨砂的质感。他低着头,情绪隐藏在垂下的睫毛里看不分明,吐字却清晰,一字一句,刻进心底。
    他说:“小赤司,我喜欢你。”抬起头来的时候有光射进他的眼底,染出一片湿润的橙黄,炫目到有流泪的冲动。但是赤司仍然清晰的看到了青年的表情——褪去了往常开朗爱笑的神情,留下的只有对待篮球时才有的认真。
    他的眼底蕴藏着点点星火,被压抑到极致时闪出淡淡的光,仿佛是这漫漫雨夜里唯一的亮。
    他专注地看着你,眼里只有你,等着你的答案,给他审判。
    尽管如此,他仍是镇定的,或者说,未尝激动或是不安,他的声音不大,却坚定,没有彷徨。即使是在这样相对弱势的情况下,也没有泄露出一丝卑微的迹象——他们是平等的,即使表白的是他,等待审判的也是他。他的神情他的眼神却仿佛在说:我喜欢你,那么你呢?
    仿佛只是在问再寻常不过的问题:你呢?你喜欢我吗?
    也许只有衣下握紧拳头却仍颤抖着的手,衣角处不自然的褶皱,暗示着青年心底的波涛汹涌,并非表面上的平静。
    赤司愣了一秒,什么也没说,只是看着对方,安静地看着。
    心底闪过种种情绪,不敢置信与讶异也曾有过…最后的最后却只剩下茫然与无措…
    我该回复什么呢?他想着。
    笑着说,凉太,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么?可是看着青年的眉眼…他知道,凉太是认真的。
    这种带着点不正经的回复,固然可以省去自己的尴尬,却无疑是对对方的不尊重和不负责——毕竟他是那么认真地在表白。
    那么说我不喜欢你,只把你当队友么?    实话固然伤人,却也是斩断情愫,防止再次伤害的最佳方式。
    他欲张口,却见青年眼中的光一点点地淡了下去,如同傍晚的最后一丝光亮终于被暗夜吞没,只剩下深不见底的墨色。然后不发一言,掉头就走,步伐由略微的僵硬迟缓转而变得自然,继而越来越快,然后沉稳地,毫不迟疑地,消失在了雨的尽头。
    他叹了口气,想着青年真是足够理智而决绝,发觉了他的迟疑以及微妙的拒绝后毫不拖泥带水地掉头就走,防止了被拒绝的窘迫,以及日后不知该如何相处的尴尬。这也许是最好的解决方式,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。没有雨夜,也没有告白。他还是他,他也还是他,他们只不过是最寻常的队友,亦或是朋友。
    只是内心深处隐隐约约藏着什么,欲言又止,有什么想说的话卡在喉咙里想要蹦出口,却被他下意识忽略。只当是猝不及防被队友表白带来的变扭,当不得真。
    现在想来,或许那就是喜欢吧。
  那么,你还喜欢我吗?
   现在,你还喜欢我吗?
    他低头,害怕见到对方的表情,想问出口,却发现声音堵在喉道里发不出来,仿佛是失声很多年,忘了如何发音,如何表达感情,便只好沉默。
    于是,想起很多很多事,当时未曾在意的,又或许是被刻意忽略的往事。
   
  4.
    那是高中时的一次出游,他们坐上大巴,迎着铺天盖地的蝉鸣出发时黄濑兴奋地上蹿下跳,如找到新大陆的探险者,整个人都像是闪光体一样,源源不断地传递着“我很激动”的信号,这一点在迈入大巴,却发现车上只剩下赤司身旁的座位后有所收敛。像是当头一棒整个人都冷静了下来,带着点紧张以及隐秘的欢喜,他神情闪烁着坐在了赤司身旁的位子上。队长笑着对他点了点头,稍稍抹去了他的一点焦躁,但他仍然感到一点不自然,像是肖想了很久的东西突然到手一般,带着点不敢置信的惶恐,喜悦,以及害怕失去而不愿当真的矛盾情绪。
    恰时车后隔了两排的青峰朝他挤眉弄眼,一副:“小子,你真是走了狗屎运”的表情,不由心内略堵,回了个“小青峰,那我们换个座位,也让你幸运一回”的眼神,青峰还想回个什么,却见一旁赤司带着淡淡笑意的眼神望了过来,僵硬了一瞬立马扭头作看风景状,感叹着啊对车的大胸妹子真好看啊……典型的欲盖弥彰。
    不远处的绿间推了推眼镜,桃井已是捂着嘴偷偷地笑了。
    这么一闹,黄濑感觉自然了点,开始试着找话题,什么目的地有哪些景点啊,有什么好吃的啊,通通说了个遍,在得到旁边赤司偶尔的回应后更是变本加厉,开始手舞足蹈地比划他听到的传说。
    偶尔插话的绿间,纠正一些夸大的用词,一本正经地吐个槽说句实话;在旁边嚼着美味棒的紫原,对目的地的美食已是心神向往两眼发光;还有同样很兴奋的桃井,说着她对目的地美景的期待,神吐槽的黑子,不时拌个嘴的青峰,一行人便也笑着闹着,行驶在了出游的路上。
    赤司没有过多的插话,只是被身旁黄濑的热情感染,免不了也多了一点对旅途的期待。他望着青年的眼,在对上他的时候像是盛了一汪明月,皎洁而澄澈。又如漆黑航途上遇见的一盏灯火,异常明亮。偶尔笑弯了的眉,毫不掩饰地散发着的欣喜,轻轻勾唇,不由觉得,也许真的会很有趣呢。
    也不知有趣的是旅行,还只是单纯的人罢了。
   
    5.
    他想起第一次拿到篮球联赛奖杯时得到的拥抱。那时的黄濑向他笔直地冲了过来,像是乐坏了似的紧紧地抱住了他,像是抱住了这一份来之不易的荣耀,竟是忘了平时对队长一贯的敬畏。不由失笑着,他也轻轻回报住他,感受着这一份夺冠的喜悦和温情。
    少年略紧的拥抱,让人安心。皮肤相触间带来的温热,如同少年般温暖,带着洋溢的热情,带着对未来的向往和期盼。成为夺冠后抹不去的回忆,想起时只觉心暖。
    还有无数无数微小的细节在脑海深处闪耀着,彰示着存在。受伤时他急冲过来的身影,对上的眼焦急带着责备,抱怨的话看似不满,却暗藏着关心,包扎时小心的动作和认真的神情;训练时受到他偶尔的赞扬,会让他异常兴奋喜悦,打了鸡血似地加倍努力,扬起的大大的笑容仿佛在向全世界炫耀他的得意和幸福;组队训练时作为对手输球后的失落,却又在短暂的沉寂后振作了精神,眼中射出的是对下次胜利的志在必得,锋利如出鞘的剑;决赛输后落下的不甘的泪水,以及清澈而不服输的眼神,倔强而坚韧;还有高烧时望着他的眼眸,迷离而带着微微的水汽,看得出强打精神的疲惫……太多太多不同的表情,想来,如此分明。
    他抬眸,恰恰对上黄濑的眼,一愣。青年的眸,一如既往的干净,清澈到可以见到眸底隐藏的所有情绪——不同于昔日里对上时刹那的闪躲,仿佛是一瞬间亮起来的眼,压抑着什么而显得有些微的颤抖,却又被主人压抑到平静时的模样。那里什么也没有。不再有悸动。不再有隐秘的欢喜。也不再有不安和焦躁。那里是空无一物的洒脱和坦荡,仿佛在说着:我只是不喜欢你了。
    我只是不再爱你了。
    像是再好听的歌总有一天会删除,再好吃的美食总有一天会不吃,再好玩的游戏也总有一天会腻,在舍不得的人也总有一天会放下。
    人不可能停留在原地,只为苦苦等待爱情,生命中有很多东西,同样值得我们远行。旅途上遇见的所有,都能成为风景。无论是人,还是事,亦或是感情。
    他想,凉太说的对,人的一生也总有得不到的东西。
    道理,我们都懂。
  可是,还是会心痛。

    6.
    曾经他拥有一切。
   如今却什么都没有了。
   一切都过去了。
    是的,都过去了。
    所以无论喜欢不喜欢,都不重要了。
    也许我们都该向过去告别,告别那些失去的,或是未曾拥有的东西,然后重整行装,再度出发。就让那些回忆成为回忆,装饰过去,成为身后的风景,而非远方。
    可是还是会有不甘,会有侥幸。
    万一,你还喜欢我呢?
   只是如今,再也问不出口了。
   
7.
    他抬头,望见一片浓密的绿,铺天盖地的枝叶仿佛要遮蔽天空,遮蔽光阴,让人觉得压抑却也豁达。
    那是世界上最大的树——雪莱将军。
    一棵在经历狂暴的龙卷风后千疮百孔的树——树干上仍有赤裸的疤痕,狰狞地横亘一方,虽然有些愈合,却仍留下些坑坑洼洼的印迹。那是英雄的勋章。比起从前,树的枝叶也少了三分之一,却仍不减其旺盛的生命力,向着阳光,肆意生长。
    一如往昔。
    仿佛察觉到了赤司的视线,黄濑也随之抬头。眸子里便也盛满了溢出的绿色,平静而深远。
    仿佛想起了什么,他轻声地说道,“我曾经看到过一篇报道,说雪莱将军是世界上最大的树——这源于他的枝干,与枝叶的多少无关。那些在龙卷风中舍去的枝叶只是为了它更好地生长,并不妨碍它还是它——世界上最大的树……”
    他想着,这何尝不是人生呢。
    我们失去了很多东西,但这并不妨碍我们继续向前,也不妨碍我们成为自己。
    没有爱情,赤司还是赤司,黄濑还是黄濑。这并不妨碍他们成为队友,朋友。
    一辈子的那种。
    像是从前,直到现在,一直拥有的那样——队友,朋友。
    嗯,或许还有对手。
 

   无论你在或不在,爱或不爱,我都不会改变。
    我们都是雪莱将军。

评论

热度(1)